小重山·秋到长门秋草黄



秋到长门秋草黄。画梁双燕去,出宫墙。玉箫无复理霓裳。金蝉坠,鸾镜掩休妆。
忆昔在昭阳。舞衣红缓带,绣鸳鸯。至今犹惹御炉香。魂梦断,愁听漏更长。

小重山·秋到长门秋草黄翻译和注释

注释

⑴玉箫:洞箫。古人称精美之事物常以“玉”为定语,如“玉笛”、“玉容”、“玉楼”、“玉食”等。理:治,这里有演奏之意。霓裳:指《霓裳羽衣曲》,古乐曲名。《乐府诗集》载:《唐逸史》曰:“罗公远多秘术,尝与玄宗至月宫,仙女数百,皆素练霓衣,舞于广庭,问其曲,曰《霓裳羽衣》,帝默记其音调而还,明日召乐工,依其音调作《霓裳羽衣曲》。”一说曰:“开元二十九年中秋夜,帝与叶法善游月宫,听诸仙奏曲,遂以玉笛接之,曲名《霓裳羽衣》,后传于乐部。”《乐苑》曰:“《霓裳羽衣曲》,开元中西凉府节度杨敬述进。”郑愚曰:“玄宗至月宫,闻仙乐,及归,但记其半,会敬述进《婆罗门曲》,声调相符,遂以月中所闻为散序,敬述所进为曲,而名《霓裳羽衣》也。”白居易《长恨歌》:“风吹仙袂飘飘举,犹似霓裳羽衣舞。”其舞以曲相伴,即《霓裳羽衣曲》,今曲已佚亡。⑵金蝉:一种首饰。⑶掩:停、止、闭住。班昭《女诫》:“室人和则谤掩。”休妆:美好的妆束。休:善、美,此处为形容词。⑷昭阳:汉代宫殿名。据《三辅黄图》载:汉武帝后宫八区,有昭阳殿。汉成帝时,皇后赵飞燕及其妹昭仪,曾居于昭阳舍,即此殿。⑸绶带:丝带。⑹漏更:指滴漏和打更之声。更(gēng庚):古代计时单位,将一夜分为五更。

评析

  这首词在《花间集》和《唐宋诸贤绝妙词选》等书均作薛昭蕴词,而《花草粹编》列为韦庄词。全词咏汉武帝皇后陈阿娇失宠之事。

  上片写陈皇后被遗弃、被幽禁的哀怨。“画梁”句是怨己羡鸟,人不如物;舞衣不理,金蝉坠落、鸾镜懒照,是其失去生活信念的写照。

  下片先追忆昭阳受宠,后写现实中魂梦已断,不堪回首。最后写其长夜难度的痛苦。全词表现了对陈皇后的无限同情,其实,也隐含着对被侮辱和被损害者的同情。

小重山·秋到长门秋草黄拼音版

qiū dào zhǎng mén qiū cǎo huáng 。huà liáng shuāng yàn qù ,chū gōng qiáng 。yù xiāo wú fù lǐ ní shang 。jīn chán zhuì ,luán jìng yǎn xiū zhuāng 。
yì xī zài zhāo yáng 。wǔ yī hóng huǎn dài ,xiù yuān yāng 。zhì jīn yóu rě yù lú xiāng 。hún mèng duàn ,chóu tīng lòu gèng zhǎng 。
提示:拼音为程序生成,因此多音字的拼音可能不准确。

小重山·秋到长门秋草黄作者

薛昭蕴生卒年不详,依《花间集》序列,当为前蜀人,有词十九首。《北梦琐言》卷十一作薛昭纬,说他是薛宝逊之子,新旧《唐书》有《薛昭纬传》,称他乾宁中为礼部侍郎。疑昭纬与昭蕴为兄弟。

猜你喜欢

  • 小重山(正是神京烂熳时)

    【小重山】 正是神京烂熳时, 群仙初折得,郄诜枝。 乌犀白□最相宜, 精神出,御陌袖鞭垂。 柳色展愁眉, 管弦分响亮,探花期。 光阴占断曲江池, 新榜上,名姓彻丹墀。
    2023-08-04
  • 小重山·端午

    碧艾香蒲处处忙。谁家儿共女,庆端阳。细缠五色臂丝长。空惆怅,谁复吊沅湘。往事莫论量。千年忠义气,日星光。离骚读罢总堪伤。无人解,树转午阴凉。
    端午节
    2023-08-12
  • 小重山·几点疏雅誊柳条

    几点疏雅誊柳条。江南烟草绿,梦迢迢。十年旧约断琼箫。西楼下,何处玉骢骄?
    酒醒又今宵。画屏残月上,篆香销。凭将心事记回潮。青溪水,流得到红桥。
  • 小重山·春愁

    谢了荼縻春事休。无多花片子,缀枝头。庭槐影碎被风揉。莺虽老,声尚带娇羞。
    独自倚妆楼。一川烟草浪,衬云浮。不如归去下帘钩。心儿小,难着许多愁。
  • 小重山

    一闭昭阳春又春。夜寒宫漏永,梦君恩。
    卧思陈事暗消魂。罗衣湿,红袂有啼痕¤
    歌吹隔重阍。绕庭芳草绿,倚长门。万般惆怅向谁论?
    凝情立,宫殿欲黄昏。
  • 小重山(四之二)

    帘影新妆一破颜。玳筵回雪舞,小云鬟。琼枝擢秀望难攀。凝情处,千里望蓬山。
    歌断酒阑珊。画船箫鼓转,绿杨湾。坠钿残燎水堂关。斜阳里,双燕伴人闲。
  • 小重山(春雪小醉)

    门外东风糁玉尘。曲房花气蔼,博山春。小槽珠滴桂椒芬。梅蕊绽,谁共醉中闻。
    睡起静无人。曲屏横远翠,锦为邻。十年旧事梦如新。红蕤枕,犹暖楚峰云。
  • 小重山·春到长门春草青

    春到长门春草青,江梅些子破,未开匀。
    碧云笼碾玉成尘,留晓梦,惊破一瓯春。
    花影压重门,疏帘铺淡月,好黄昏。
    二年三度负东君,归来也,著意过今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