咏史(金粉东南十五州)

咏史·金粉东南十五州

金粉东南十五州,万重恩怨属名流。

牢盆狎客操全算,团扇才人踞上游。
避席畏闻文字狱,著书都为稻粱谋。
田横五百人安在,难道归来尽列侯?

咏史翻译和注释

注释

[ 注释 ]
1.这首诗作于清道光五年(1825年),作者为母服丧才满,客居江苏昆山一带。目睹社会现实种种污秽现象,以“咏史”为题,借古讽今,对清王朝政治的腐败作了全面而深刻的揭露与批判,抒发出心中的愤慨。咏史:一种诗的体例。以历史事件为题材,或专咏一人一事,或泛咏史事。往往借题发挥,托古言今。
2.金粉:旧时妇女化妆用的铅粉。这里用来形容骄奢淫逸的生活。十五州,泛指长江下游江南一带繁华富庶的地方。
3.名流:社会上的知名人士。这里是反话,意即所谓的“名流”,社会上头面人物
4.牢盆:煮盐的器具。借指把持盐政的官吏。牢盆狎客:指趋附盐官的帮闲.幕僚.门客。操全算:操纵整个计划,掌握经济大权。算:计划.筹谋。
5.团扇:一种圆形扇。汉代班婕妤写有《团扇歌》。东晋丞相王导的孙子王珉,好拿白团扇,二十多岁当了中书令,但于政务一窍不通,因门阀政治而为高官。才人,才子。团扇才人,指出身显贵.无真才实学而轻浮浪荡的公子。
6.避席:古时席地而坐,离开座位称避席,以此表示敬意。这里指因畏惧而起身逃离。文字狱:封建统治者为镇压知识分子的反抗,蓄意从其著述中摘取只言片语罗织罪名,因其以文字断罪,故称文字狱。学者认为:最早的文字狱起于戚夫人的《舂歌》,可参见周淑舫的《泪也纵横 才也纵横—戚夫人:文字之狱》。
7.稻粱谋:谋稻粱,谋求衣食,只考虑维持生计。语出杜甫同诸公登慈恩寺塔》一诗:“君看随阳雁,各有稻粱谋。”
8.田横句:田横,秦末汉初人,自立于齐王,后被刘邦打败。刘邦称帝后,带五百人逃到海岛。刘邦派人招降,曰:“田横来,大者王,小者乃侯耳!不来,且举兵加诛焉。”田横与门客两人前往洛阳,至洛阳外三十里处,因耻于事刘,自刎而死,两门客亦自刎。岛上余众五百余人,听到消息皆自杀身亡。
9.列侯;周时公.侯.伯.子.男五等封爵中的一种。汉朝时,王室子弟封侯称诸侯,异姓封侯为列侯。

赏析

龚自珍这首《咏史》诗写出了清代一些知识分子的典型心情。清前期曾屡兴文字狱,大量知识分子因文字获罪被杀。在这种酷虐的专制统治下,大多数知识分子不敢参与集会,言行十分谨慎,唯恐被牵入文字狱中。他们著书立说,也只是为了自己的生计,弄口饭吃,不敢追求真理,直抒自己的见解。作者是清代后期的一个有叛逆精神的思想家,对这种现象十分愤慨,因而以婉转之笔出之。
对于当时日趋颓废的社会风气,诗人有着清醒的认识。此诗以东南一带上层社会生活为背景,对这一现象作了充分的揭示。首联以概括之笔,渲染东南名流们纸醉金迷的生活,暴露其空虚无聊的精神世界。颔联写市侩小人、虚浮之徒把握权柄、占据要津的不合理现象。颈联则反映处于思想高压下的文人们,已成为一群苟且自保的庸俗之辈。尾联借田横五百壮士杀身取义的故事,感叹气节丧尽、毫无廉耻的社会现状。此诗从现实感慨出发,而以历史故事作为映衬,具有强烈的批判与讽刺效果。
“牢盆”是煮盐的器具。牢盆狎客指盐商即有钱人。“团扇”代指美人。团扇才人即专门吟咏淫辞艳赋的无聊文人。田横是秦末起义英雄之一,刘邦统一中国后他以自杀拒绝降汉,其500名部下也随他悲壮自杀。这首诗以悲愤的心情谴责社会的堕落。 东南地方的人们整日过着奢侈淫靡的生活,上层社会的人们只知争名夺利勾心斗角。有钱人操纵社会,帮闲文人洋洋得意。人们谈起“文字狱”都都吓得半死,不敢说真话;有人写书著文也只是为了养家糊口。最后作者愤激地指问:像田横及其部下那一类刚勇猛烈的中国人都哪里去了?难道都爬上官位享受荣华富贵去了吗?作者忧愤之情难以自抑,诗句铿锵有力掷地有声

咏史拼音版

   yǒng shǐ ·jīn fěn dōng nán shí wǔ zhōu

jīn fěn dōng nán shí wǔ zhōu ,wàn zhòng ēn yuàn shǔ míng liú 。

láo pén xiá kè cāo quán suàn ,tuán shàn cái rén jù shàng yóu 。
bì xí wèi wén wén zì yù ,zhe shū dōu wéi dào liáng móu 。
tián héng wǔ bǎi rén ān zài ,nán dào guī lái jìn liè hóu ?
提示:拼音为程序生成,因此多音字的拼音可能不准确。

咏史作者

龚自珍(1792-1841),清末思想家、文学家。一名巩祚,易简,字(王瑟)人,号定庵。浙江仁和人。道光进士。曾任内阁中书、礼部主事。他支持林则徐禁烟,建议加强战备。他反对清末土地兼并,反对君主独裁。其为文纵横,自成一家,诗风瑰丽奇肆,辑有《龚自珍全集》。

猜你喜欢

  • 咏史八首·其一

    弱冠弄柔翰,卓荦观群书。
    著论准《过秦》,作赋拟《子虚》。
    边城苦鸣镝,羽檄飞京都。
    虽非甲胄士,畴昔览《穰苴》。
    长啸激清风,志若无东吴。
    铅刀贵一割,梦想骋良图。
    左眄澄江湘,右盼定羌胡。
    功成不受爵,长揖归田庐。
  • 咏史八首

    其一
    弱冠弄柔翰,卓荦观群书。
    著论准过秦,作赋拟子虚。
    边城苦鸣镝,羽檄飞京都。
    虽非甲胄士,畴昔览穰苴。
    长啸激清风,志若无东吴。
    铅刀贵一割,梦想骋良图。
    左眄澄江湘,右盻定羌胡。
    功成不受爵,长揖归田庐。

    其二
    郁郁涧底松,离离山上苗。
    以彼径寸茎,荫此百尺条。
    世胄蹑高位,英俊沉下僚。
    地势使之然,由来非一朝。
    金张藉旧业,七叶珥汉貂。
    冯公岂不伟,白首不见招。

    其三
    吾希段干木,偃息藩魏君。
    吾慕鲁仲连,谈笑却秦军。
    当世贵不羁,遭难能解纷。
    功成耻受赏,高节卓不群。
    临组不肯绁,对珪宁肯分。
    连玺曜前庭,比之犹浮云。

    其四
    济济京城内,赫赫王侯居。
    冠盖荫四术,朱轮竟长衢。
    朝集金张馆,暮宿许史庐。
    南邻击钟磬,北里吹笙竽。
    寂寂杨子宅,门无卿相舆。
    寥寥空宇中,所讲在玄虚。
    言论准宣尼,辞赋拟相如。
    悠悠百世后,英名擅八区。

    其五
    皓天舒白日,灵景耀神州。
    列宅紫宫里,飞宇若云浮。
    峨峨高门内,蔼蔼皆王侯。
    自非攀龙客,何为歘来游。
    被褐出阊阖,高步追许由。
    振衣千仞冈,濯足万里流。

    其六
    荆轲饮燕市,酒酣气益震。
    哀歌和渐离,谓若傍无人。
    虽无壮士节,与世亦殊伦。
    高眄邈四海,豪右何足陈。
    贵者虽自贵,视之若埃尘。
    贱者虽自贱,重之若千钧。

    其七
    主父宦不达,骨肉还相薄。
    买臣困樵采,伉俪不安宅。
    陈平无产业,归来翳负郭。
    长卿还成都,壁立何寥廓。
    四贤岂不伟,遗烈光篇籍。
    当其未遇时,忧在填沟壑。
    英雄有迍邅,由来自古昔。
    何世无奇才,遗之在草泽。

    其八
    习习笼中鸟,举翮触四隅。
    落落穷巷士,抱影守空庐。
    出门无通路,枳棘塞中涂。
    计策弃不收,块若枯池鱼。
    外望无寸禄,内顾无斗储。
    亲戚还相蔑,朋友日夜疏。
    苏秦北游说,李斯西上书。
    俯仰生荣华,咄嗟复雕枯。
    饮河期满腹,贵足不愿余。
    巢林栖一枝,可为达士模。

  • 咏史二首

    骠骑非无势,少卿终不去。世道剧颓波,我心如砥柱。
    贾生明王道,卫绾工车戏。同遇汉文时,何人居贵位。
  • 咏史(金粉东南十五州)

    金粉东南十五州,万重恩怨属名流。
    牢盆狎客操全算,团扇才人踞上游。
    避席畏闻文字狱,著书都为稻粱谋。
    田横五百人安在,难道归来尽列侯?

  • 咏史二首·其二

    历览前贤国与家,成由勤俭破由奢。
    何须琥珀方为枕,岂得真珠始是车。
    远去不逢青海马,力穷难拔蜀山蛇。
    几人曾预南熏曲,终古苍梧哭翠华。
  • 咏史二首·其一

    北湖南埭水漫漫,一片降旗百尺竿。
    三百年间同晓梦,钟山何处有龙盘。
  • 十二月十五夜

    沉沉更鼓急,渐渐人声绝。
    吹灯窗更明,月照一天雪。

  • 咏史四首

    季生昔未达,身辱功不成。髡钳为台隶,灌园变姓名。
    幸逢滕将军,兼遇曹丘生。汉祖广招纳,一朝拜公卿。
    百金孰云重,一诺良匪轻。廷议斩樊哙,群公寂无声。
    处身孤且直,遭时坦而平。丈夫当如此,唯唯何足荣。
    大汉昔云季,小人道遂振。玉帛委奄尹,斧锧婴缙绅。
    邈哉郭先生,卷舒得其真。雍容谢朝廷,谈笑奖人伦。
    在晦不绝俗,处乱不为亲。诸侯不得友,天子不得臣。
    冲情甄负甑,重价折角巾。悠悠天下士,相送洛桥津。
    谁知仙舟上,寂寂无四邻。
    公业负奇志,交结尽才雄。良田四百顷,所食常不充。
    一为侍御史,慷慨说何公。何公何为败,吾谋适不同。
    仲颖恣残忍,废兴良在躬。死人如乱麻,天子如转蓬。
    干戈及黄屋,荆棘生紫宫。郑生运其谋,将以清国戎。
    时来命不遂,脱身归山东。凛凛千载下,穆然怀清风。
    昔有平陵男,姓朱名阿游。直发上冲冠,壮气横三秋。
    愿得斩马剑,先断佞臣头。天子玉槛折,将军丹血流。
    捐生不肯拜,视死其若休。归来教乡里,童蒙远相求。
    弟子数百人,散在十二州。三公不敢吏,五鹿何能酬。
    名与日月悬,义与天壤俦。何必疲执戟,区区在封侯。
    伟哉旷达士,知命固不忧。